03:海棠
     
本版列表新闻
     
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雨打芭蕉
张建红

  ■ 张建红

  绵延几日的秋雨,早已把小镇湿透。小溪边,细雨密密地轻打着芭蕉,雨水顺着长长的蕉叶,一滴一滴落地。绿得发亮的蕉叶,在秋风中,如同心中的涟漪一般轻摇。

  芭蕉沟之得名,据说是因为这里遍生芭蕉。芭蕉沟之所以出名,是因为这里有着创建于1938年的嘉阳煤矿。两座大山之间的一块狭长的山谷,因着抗日的烽火,兴盛起来。在此创办嘉阳煤矿,饭馆、酒馆、烟馆、旅馆、茶馆、舞厅、医院随之而兴,到1956年,成立芭沟镇。几十年的风云变幻,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,它独特的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建筑,包括英式、苏式及川西南民居样式,都保存完整,成就了一个独特的工业古镇。

  芭蕉溪边上两株枝繁叶茂的黄桷树,盘根错节,交相缠绕而生,当地人称之为情人榕。传说是当年国民党军溃败西南,经过此地时,与姨太太一起亲手所植,而后洒泪相别。传说背后的故事,与那一晚的芭蕉夜雨,全都化作了导游的解说词,引得游客一声叹息。

  “说起芭蕉沟,心头凉悠悠,跟到工人走,还有烟儿抽,再过三五年,还有娃儿逗。”这是芭蕉沟最有名的民谣。据说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宣传部门为了解决煤矿工人的个人问题而创作出来的顺口溜。诗意而高度概括的宣传,引来了众多的女子,芭蕉沟也因诗而更加人丁兴旺,繁荣一时。优质煤炭源源不断地外运,为社会主义建设写下了新的篇章。可以想见,那时的芭蕉树下,有过多少温馨幸福的场景,雨打芭蕉,打出的也是美妙的音乐。

  芭蕉林里,有矿工的宿舍,宿舍旁边,是穿林而过建于1959年的芭(蕉沟)石(板溪)铁路。芭石铁路全长19.84公里,轨距762毫米,被称为“寸轨”。当时黄村井所产的煤炭就是靠它运出去,并附带成为工人们和当地村民外出的唯一交通工具。目前,据称这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仅存的寸轨客运蒸汽小火车,被形象地称之为“原生态的工业革命活景观”“活着的18世纪工业革命博物馆”。2018年1月,入选第一批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。十九公里行程穿山越岭,十九公里山水风景如画,嘉阳小火车,成了犍为县的一张旅游名片,吸引了国内外众多的游客。

  煤炭资源的枯竭,芭蕉沟慢慢萧条。随着旅游业的发达,芭蕉沟又复苏了。曾经封闭的黄村井局部,也开发成了旅游项目之一。沿着陡峭的台阶,下到了40多米深的井下,矿井里陈设着当年工人们用过的工具,从铁镐到电钻,还有记不住名字的各种设备。有的工作面,不到一米的层高,只有蹲着才能工作。现在游人可以去体验挖煤,挖下的煤块可以带走作为纪念。矿井里设置了很多的声光电设备,五颜六色的光影晃动交汇,颇有时光隧道的感觉,游人兴趣甚浓。我以为,没有这些令人目眩的灯光,或许更能还原当时的场景,更能与芭蕉沟的气质相配。

  芭蕉沟的气质是雨打芭蕉,拙朴、自然、怀旧、诗意。芭蕉沟的旅游旺季是春季,油菜花盛开的时节,其时,阳光明媚、繁花似锦、人声鼎沸,小火车鸣着汽笛,驶向春天。在我看来,芭沟古镇最美的时候,是整个秋天,最好是一个下着小雨的午后,打着雨伞,在芭蕉溪畔、在中英街、在东方红广场、在苏联专家楼前、在铁路上、在芭蕉树下,或是漫步或是独立,都是极好的。这里,褪去了浮躁和焦虑,与繁华喧嚣再无瓜葛。

  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特别报道
   第03版:海棠
   第04版:文化
城市文化,我们的精神家园
峨眉山纪事(组诗)
雨打芭蕉
泼彩峨眉·云上金顶
古道新曲
拍卖公告
扫一扫
乐山日报海棠03雨打芭蕉 2020-09-27 2 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